相关文章

设计上海三周年 设计创业潮的沪上故事

  第三届“设计上海”当代设计馆现场

  过去两年,“设计上海”因吸引Cassina, Vitra, Moroso, Magis, HAY, Seletti等国际品牌的参展,被视为国内品质最高的设计博览会。展会上数以千计的“ 明星”展品更成为家具设计业的“风向标”。3月9日上午,第三届“设计上海”重返上海展览中心,展会吸引300多个品牌参展,1000多件新品即时发布。值得一提的是,约超过一半的品牌来自中国,约1/2的中国品牌首次参展。这意味着,约有50家中国品牌首次与国际知名品牌同台竞技。我们不禁要问,2016的设计趋势是什么?年轻的设计品牌如何蓄势待发,“设计上海”又为他们带来哪些机遇?

  

  

  Vitra 展区现场 三层展架上放置几十把椅子

  

  HAY 展区现场

  “设计上海”的国际趋势

  与上一届“设计上海”相同,本届展会依然以当代设计馆、精典设计馆和限量设计馆组成。其中,当代设计馆聚焦现代家具产品和办公用品的设计新品为主,是三大场馆中最核心的展区之一。往年,诸如Cassina, Vitra, Moroso, Magis, HAY, Seletti等国际品牌占据上海展览中心标志的拱形天顶区域,是整场展会的最主要的亮点。

  

  品牌HAY 呈现Ronan&Erwan Bouroullec兄弟推出的 Palissade系列

  

  法国品牌IBRIDE推出一张渐变色的“魔鬼鱼”椅,椅子微微翘起的扶手,呈蝙蝠翼形

  今年,各大品牌争相推出最新力作。以最常用的椅子为例,已连续参展3年的丹麦品牌HAY推出Bouroullec兄弟设计的户外家具Palissade。Palissade在法语意为“篱笆”,该系列的桌子、长椅、沙发都呈细长条的镂空设计,在光源直射下可以看到椅子的倒影。成立20周年的法国品牌IBRIDE推出一张渐变色的“魔鬼鱼”椅,椅子微微翘起的扶手,呈蝙蝠翼形,流线的设计像是一只魔鬼鱼正张开身体迅速游走。连续两年参展的Vitra来带了一个“椅子的世界”:在100多平的空间中,所有展墙被几袈三层高的白色储物架代替,几十把或古典、或现代、或硬朗的椅子被放置在展架上,最高的椅子们被放置在3米高的位置,包括不完全着地、和地平线呈9度倾角的作品tip ton,以及古典弧线但线条简洁明快的belleville。

  对于椅子的设计趋势,Vitra和HAY的品牌负责人都表示了同一个观点:一椅多用。Vitra亚洲和中东总经理告诉雅昌艺术网:“如今,办公生活用品和传统室内家具的边界已不那么清晰,同样一把三人沙发,可以从家里走出来,进入办公室;而同一把椅子,既可以放餐厅,也能放书房。”相似的,HAY的品牌负责人以Palissade为例,向记者证明了一椅多用的可行性。“橄榄绿的Palissade通常放在室外或阳台,但纯白款放室内也不失为一种合适的选择。”

  

  

  Foscarini展区现场

  

  Tartan人工吹制的玻璃吊灯,其周身以十字交错的直线图形,彰显苏格兰风情

  

  佐藤大设计的水母灯

  另外,灯具的趋势则围绕着LED灯的革命。灯具品牌Foscarini的入口处设置了一个渐变红色的管状隧道,形似京都的千本鸟居,不同材质的灯具在隧道左右闪耀着温和的光芒。比如佐藤大设计的灯采用日本传统和纸制作而成,上窄下宽的设计形似水母;Tartan人工吹制的玻璃吊灯,其周身以十字交错的直线图形,彰显苏格兰风情。品牌负责人表示:“灯光不是越亮越好,如今的LED灯逐渐解决了光感较冷的问题,它变得更柔和,也更贴近女性。”

  

  Seletti展区现场 品牌为中国定制的200只金色MONKEY LAMP,

  

  售价8888元、带LED灯头和USB充电插口的天鹅形床头柜(粉色款)

  有两家以上的参展商表示,过去几年在国内风靡一时的“小清醒”、“性冷淡”风已在国际市场开始回落,一个有故事、有趣味的设计品更令人青睐。比如意大利品牌SELETTI为中国定制的200只金色MONKEY LAMP,所有的金猴以拟人的手法手持一盏手电筒,为了精确描绘每一只猴子,设计师前往实景地观察它们的一举一动。一只售价8888元、带LED灯头和USB充电插口的天鹅形床头柜已被彭浩翔订购一只,床头柜的天鹅形象取自朱诺神庙中的雕塑。“虽然不是所有人都喜欢有趣甚至出格的家具品,但越来越多人喜欢在小型配件上购买‘有趣’的设计。”从事品牌代理的Vivian告诉雅昌艺术网,“颜色上,马卡龙色和一些带有灰度的颜色最流行。”

  

  

  木智工坊 展区现场

  新锐设计师的试验场

  在当代馆区,大多数国内品牌位于2楼的两翼,展位大小从8、9平方至30平方米不等。在有限的空间里,不少国内品牌以不同风格传达“中国元素”。以实木家具品牌为例,来自杭州的木智工坊带来“睡眠茶几”、“无边边柜”,“砚台系列”、以及一张纯软包的三人沙发,上述产品首次在木质结构中加入大理石,是品牌探索新材料的第一批产品。山水文化也被用于文具和物件中。意外设计带来的“微山水”以表面起伏的形象形似山水故而得名,每一把文具尺需通过与红木与树脂浸泡、晒干、抛光等工序,最终达成1.5毫米厚的规格。第一次参展的“飞行物”展示一件件犹如雕塑的瓷、陶烧制杯器,命名为“石舟”的茶壶以船的造型为灵感,采用壶嘴壶身一体设计的形式,将茶漏内置阻隔茶叶,证件作品以水中行舟寓意人生起伏。

  

  意外设计 “微山水”系列

  

  MeetKnits 织遇《昨日》 针织复古椅子

  除中国元素外,少数国内品牌另辟蹊径。新锐品牌YUUE展示了一组黑白支架的平衡灯,整租灯具由一根细长支架和一块包裹灯泡的灯罩组成,主要部件材料为不锈钢管和大理石,重约8克。简洁的外表下,设计师注重实用性,他从跷跷板上截取灵感,灯“抬头”时自动亮起,灯“垂下”时自动关闭。而首次参展的品牌织遇则将针织面料用于鞋子、包包和座椅上,一改针织面料仅用于服装的习惯。

  对于绝大多数中国品牌来说,“设计上海”不仅是产品的发布平台,也为其积累展会经验。据部分参展商介绍,二楼展区的参展商基本是8号进场布展。“我们大部分的产品可以在现场进行组装,但少数产品零件也很庞大,要三个人一起抬。”木智工坊赵雷告诉雅昌艺术网。

  “昨天是真的走钢丝了,晚上货车7点多才到。”上海品牌吱音负责人Lily感叹,“今天上午还在准备布展。”据在场工作人员称,8号晚,展会在下午5点已正式清场,若要延后布展,需要缴纳额外费用,每小时以千元计。

  “我们也有一件需要赶工的作品。”3月初,明暗设计创始人钱小昆接受雅昌艺术网采访时表示:“一般工厂师傅要到正月二十才回来,我们理解,也不催的。”他说。

  

  

  明暗设计 敞开贝壳柜

  本土设计师品牌的创业潮

  设计师担心产品影响布展是情有可原的。绝大多数品牌认为“设计上海”是在国内最重要的一站。在短短两年内,“设计上海”已吸引百个国内品牌参展,可见国内设计品牌规模逐渐壮大。一组数据或能体现设计热的升温趋势:在过去的五年中,中国的创意产业年增长率基本保持在13.7%,2015年行业总收入达6226亿元。其中,内饰行业被预测在未来的五年内的增长率保持每年8.3%,整个行业收入可以达到9258亿元。如今,中国大陆的内饰设计师队伍已经壮大到60万人。

  

  木智工坊 睡莲茶几、小蛮腰衣架

  木智工坊创始人赵雷士60万人中的一员。2010年,“不想受甲方项目局限”的赵雷辞去建筑师的工作,拿着4年工作攒下的10万元,开始钻研木制结构。尽管他当时对木材“并不了解”,但做实木家具已是他确定的目标,因为“木材最容易开始,每个人都使用过”。一年半里,赵雷利用互联网资源获取木材知识,从网上下载的“家具结构拆解图”和“ 家具成分图”是他最喜欢研究的部分,长期线上互动也令他萌生线上销售的念头——成本低、效率高,还能一对一地解决消费者的问题。于是,他和女友一起完成设计、工厂打样、校对、生产、成品、开店等环节。直到2012年,赵雷的工作室来了一位新的成员,并不是设计师,而是一位淘宝客服。“当时产品已经推出半年了,需要更系统地进行发货、收获和线上宣传。”赵雷解释他招人的用意时说,木智工坊有别于其他设计师品牌的主要部分,是互联网和品牌的一体化管理。从2012年至今,该品牌的基地从最初的60平米到现在的600平米,但从未离开过工业园区。“因为我们设计师办公室、工厂和仓库一直在一起。”他说。

  相比赵雷,钱小昆的创业经历更丰富。十年前,热爱电影的钱小昆曾是一名纪实频道的媒体人,2010年后,他在静安别墅开了一家定期播放电影的咖啡馆;次年,他与搭档开设沪上知名私人图书馆——2666图书馆。2012年,未曾涉足设计的钱小昆和广告人李晟创办了明暗设计。

  

  明暗设计 展区现场

  “我和胖胖(李晟)对装修要求很‘作’的。”在创业前,钱小昆与李晟都各自在装修自家的房子,但找不到合适的家具。因此,他常常和李晟一起淘旧家具,特别钟情民国ART DECO家具。“我们为什么不自己做?”有一天,李晟问道。钱小昆说,李晟“从小喜欢画画,有艺术腔调”。于是,两人开始尝试实木家具,最初的产品是一张1米5长的茶几,一只贝壳柜和五层的多格斗柜。据他介绍,每一件作品都“藏有玄机”: 多格斗柜的抽屉内部运用等比例放大的传统牛角拐;弧形茶几的表面要达到“16岁少女的皮肤”触感;“卖得最好”的贝客柜还曾因俯视视觉显得“臃肿”重新调整线条。不过,并不是所有产品都走俏,一张成本8000元、扶手为缅甸柚木、底座和支架为美国黑胡桃木的皮沙发就“卖得不好”,“没关系,那我们自己坐好了。”钱小昆说。

  “我们最早创业是为了喜欢,没想过达到什么高度。”钱小昆说。今年,他拿到了部分Vitra的代理权。整个四月,他要先去法国“玩一圈”,再去米兰家具周“看看情况”。至今为止,他并未将明暗设计推往海外。“我们现在用的很多技术是‘笨方法’,但欧洲已经有非常先进的技术,比如可以分解木料‘DNA’,并进行重新排列,实现想要的曲度。”钱小昆感叹。

  

  

  

  

  第三届“设计上海” 限量设计馆现场

  “设计上海”为本土设计带来什么?

  “我们第一次来‘设计上海’,我希望借助平台了解中国客人的需求和审美偏好。”一年前,初次来到“设计上海”的Vitra负责人告诉雅昌艺术网,他们的重点不是“卖出什么”,而是“Branding”(品牌推广)。

  “我们在去年完善了产品设计,今年是借助展会寻找合适的经销商的。”一年后,首次参展的织遇创始人Kathy说。事实上,绝大多数首次参展的品牌,对于“预期”问题,和去年Vitra答的几乎一致。

  一个问题是,当“设计上海”的业界口碑不断升温,它能为慕名而来的中国设计师品牌带来什么?

  “实际的销售没有起到很大效果,但Branding做好了,知道我们的人多一些了。”钱小昆摇一摇手机,示意某媒体评价明暗是TOP 10的国内设计师品牌。

  “现场反响不错,现场下单很淘宝店来比还是很小的一部分,我们有99%的客人来自线上。”赵雷说。

  “其实我们的目的还是让中国客人能逐渐了解品牌,欣赏美好的家居饰品。”品牌代理负责人Vivian告诉雅昌艺术网。

  作为反应市场走向的一大窗口,博览会在短时间内能够投射出供需现状。除价位外,设计品的设计风格、品质、功能性、舒适性、背后折射的生活习惯等都是左右买家是否愿意投入的原因。

  “国内的设计品牌在不断地完善,客户对设计的认知度也在改变。但需要一段时间。”梁伟以一把欧洲的椅子为例说明,“这把椅子并不是全部实木的,在椅背部分有一块板材,在欧洲是以此为傲的,因为它灵活运用了不同的材料特性,但经过中国翻制后,这里引以为傲的,恰恰是原版椅子改进的部分。”梁伟道出的不仅仅东西方审美的差异,也是一场国际化展会可能面临的市场尴尬。